医主动关怀释善意 生产事故救济成产科救星

2020-06-19    收藏903
点击次数:201

医主动关怀释善意 生产事故救济成产科救星

产科医师常自叹「苦劳」,要 24 小时待命接生、工时又长,且可能遇到高风险妊娠事故就挨告,让很多医生放弃接生,也没有新血愿意加入。但在生产事故救济上路后,一切都改变了。

台湾妇产科医学会秘书长黄闵照日前在脸书贴出一张照片,内容是卫福部首次出刊的生产事故救济报告封面,他也写下注解:「让妇产科由黑翻红,起死回生的一本书。」

黄闵照接受记者採访时表示,在卫生福利部 2012 年开办生育事故争议事件试办计画前,产科医师接生时都会「提心吊胆」,就怕生产时不可预期的突发状况导致孕产妇、新生儿重大伤亡。当本来等着迎接新生的「喜事」变「憾事」,家属常难以接受,几乎每个产科医师都有被告或威胁被告的经验。

卫福部医事司长石崇良今天说,当时产科招生人数非常不理想,最差的纪录是一年只有 30 几名住院医师申请妇产科;调查也发现,产科医师执业年龄也是各科最高,平均约 53 岁,没有新血注入,人力严重断层。

石崇良表示,追究原因,除了工时,最令产科医师困扰的就是医疗纠纷。以当时的医疗纠纷鉴定案来看,有 15% 都是妇产科个案,医师陷入动辄数年的官司泥淖风险较高,且多数都是不可归责于医师的滥诉。

万芳医院妇产部产科主任王乐明受访时表示,在生育事故救济计画试办前,产科医师接生压力都很大,很担心出状况,如羊水栓塞的死亡率达 8 成,「不管哪个医师来可能都救不了」,但家属心情难接受,往往刻意挑医疗流程中的小问题质疑医师并提告。

王乐明分享,一名产科医师在生产事故救济施行前 1 年,碰到一名自然产后羊水栓塞、出血止不住的产妇,她只看到宝宝一眼,就离开人世。家属本来可以接受事实,第一个月相安无事,第二个月却突然提告,提出一些给药延迟几分钟等小问题质疑医疗疏失,让医师很失望,自此不再接生。

黄闵照说,生产难免会遇到不可预期的风险状况,病人和家属希望得到「道歉、真相和救济」。但过去医师会担心事发后一旦主动关怀家属,好像承认「做错了什幺」,担心成为日后诉讼的依据,宁可冷处理,却可能让事情更複杂。

台湾的生产事故救济条例是世界上第一部针对生产事故处理的专法,也是世界上少数涵盖所有生产事故的不责难救济制度。由国家承担女性生产的风险,产妇、胎儿及新生儿若不幸于生产过程死亡或造成中度以上障碍者,由政府提供最高新台币 200 万元救济金。申请救济者,不得提告。院方的关怀、调查报告等,也不得成为诉讼证据。

黄闵照表示,生产事故救济最重要的意义是改变了医病关係和文化。医院方是事故发生 2 天内必须主动关怀、解释说明状况,且鼓励医院协助案家申请事故救济,减少家属行政流程负担。当医疗端释出善意、详细解释后,民众也了解「不应该随便苛责医生」,医疗确实存在不可预期的风险性。

关怀、真相说明和救济确实强化了医病关係;根据卫福部统计,医事审议委员会受委託的司法诉讼鉴定案件,产科 2017 年较 2011 年明显减少约 6 成。

石崇良表示,妇产科住院医师的招生人数与招收率,从 2010 年 46 人(招收率 60 %),提升至 2017 年 72 人(招收率 100 %)。

此外,针对生育事故申请民众进行的意见调查显示, 80% 对机构所提供的关怀服务感到满意或非常满意, 85% 认为藉由关怀服务机制,医病关係获得改善,而 95% 的案件未再诉请地方卫生局调处。

生产事故救济上路后,王乐明也曾经手几件申请案,都是生产后宝宝无法救回。当他面对难过的产妇和家属,他总是诚实以对,态度真诚地说明事件经过,让案家了解「医师已经尽了全力仍无法挽回憾事」,并向家属表达遗憾之情,也协助他们取得救济。

王乐明表示,没有一个医师希望产妇或孩子发生状况,若有危急,也一定会尽力抢救,医生不该为不可预期的生产风险受处罚。所幸有生产事故救济,让产科医师较无后顾之忧,且一些过去曾申请救济的民众还是会回来找他看诊,代表双方互信仍在,救济抚慰人心,也稳固了医病关係。

黄闵照则说,生产事故救济救了很多年轻医师。曾有一名医师,接生后孩子心跳直落,预后很糟,拖了 2 到 3 週,家属决定拔管。这名医师是产科主力,遇到这种事情很无助、徬徨。在院方协助家属申请救济后,心里才落下大石,重拾精神向前走。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