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放大镜】老槟城回忆又少一个畓田仔街书香不再

2020-06-12    收藏157
点击次数:862

【一週放大镜】老槟城回忆又少一个畓田仔街书香不再【一週放大镜】老槟城回忆又少一个畓田仔街书香不再【一週放大镜】老槟城回忆又少一个畓田仔街书香不再【一週放大镜】老槟城回忆又少一个畓田仔街书香不再【一週放大镜】老槟城回忆又少一个畓田仔街书香不再【一週放大镜】老槟城回忆又少一个畓田仔街书香不再【一週放大镜】老槟城回忆又少一个畓田仔街书香不再

书和杂誌,是传载知识和文化的重要载体,而阅读是必须坚持下去的一个习惯,惟许多年轻人除了上咖啡厅拍照打卡,去广场逛街,阅读习惯已与早期社交媒体不流行的时代,大不相同。

数位阅读的兴起,租金的飙涨,人民生活空间变小,种种的原因,也导致槟城老书店陷入倒闭潮,令许多喜爱阅读人士或老槟城都大叹“回忆又将少一个”。

看书的人越发减少,俨然成为一种不可避免趋势,惟在责怪年轻人不爱阅读的当儿,出版社或者书局必须检讨自己,到底提供了些什幺给他们。《城视报》主编张丽珠受访时如此说道。

她说,“书店是不会死的”在整个汰旧换新的历史发展洪流中,只有最好的书店,或编得最好及最吸引人的书,可以保存下来。

她说,本身是出来社会工作时,即90年代后才开始在畓田仔街钻书店,当时候除常逛的远东书局、商务书局有售卖香港和新加坡的书籍,就连加马广场甚至还有纪伊国屋书店(Kinokuniya),书店可谓非常多。

“畓田仔街书店昌盛期是在60至70年代左右,后来很多书店为了生存都转型至买文具或小学和幼儿园参考书,最后一家倒下的书店则是2000年年初关闭的远东书局,以及今年5月关闭,售卖港台及本地杂誌的商行书局,现在的畓田仔街,已经没有一间正式的书店了。”

她说,从当记者开始,长期都会到商行书局购买《号外》或《明报》,期待阅读里头的《明报周刊》,对于喜欢写作的她是一本“圣经”给予很多启发和想法。

“虽然其他书店都有一样售卖这些杂誌,但为了支持在地的老书店,依然坚持到畓田仔街购买杂誌。”

“现在畓田仔街很多转型的老书店,其实也并不大赚钱,只是老闆基于人情,为了老员工以及对老店的感情,让老店继续经营,这也是槟城的一种‘人情味’。”

《城视报》是一份记载社区人文及饮食文化的社区报。 张丽珠说,很开心《城视报》可以为社区贡献一份小小的力量,为提高本地阅读风气,因为阅读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亦可以从认识一个城市开始,而《城视报》也扮演着这样的角色。

当年学生有空就看书

全盛时期有16家书店

从13岁开始就在书局帮忙的沈荣宗(76岁),是店主的堂叔,他回忆起过往时说,畓田仔街书店在全盛期时曾多达16间,那时候生意最火红的就属联合书局,不仅大排长龙,开店时还需要保安维持秩序。

“那时候的学生没有太多的娱乐消遣,一有空就会看书,所以阅读风起很盛,漫画、小说、杂誌和文学作品都非常畅销,尤其是唐诗三百首。”

据他了解,当时的书局还有世界书局、骆驼书局、新槟书局、远东书局等等,惟这些书局至今已经蕩然无存,其他书局如南洋书局、亚洲书局为了求存,也已经转型至售卖文具产品。

他说,儿童世界的创办人曾经说过一句,那就是“用良心做生意”,只要收入足够生活,“够吃”就可以了,不奢求大富大贵,这也是为何书局能够维持那幺久的原因,靠的都是那一份“人情味”。

消费习惯影响兴与衰

连锁书店崛起冲击大

畓田仔书店业的兴旺与没落,与时代背景和消费、阅读习惯有关,也与书籍销售业生态离不开关係。

槟城民俗学者杜忠全说,上世纪80年代后期,全国连锁中文书店崛起,冷空调设备的室内广场成为新宠,而民众的逛街习惯随之改变,致使传统沿街店屋的书店逐渐退出舞台。

“早期人们买书都得到实体书店,尤其是中国简体书籍来马初期,大多数都是畓田仔街书店引进,比如世界书局和远东文化等,中国、香港,甚至台湾版的繁体书都集中在沓田仔街,好书之人当然都到那里钻书店了。”

他说,书店代表着一个地方的格调与文化层次,而槟城的书店街,对好几代的读者而言,应该都是一个回忆满满的地方。

“老一辈都会记得在书店守候到货的时间点,并第一时间买走新上架的简体图书,而我们这一辈则会记得年终图书优惠的丰盛书宴,就似现在年轻人不会忘记连锁书店的大倾销一样。”

不应单指责风气低落

书载体应随时代改变

杜忠全说,书店虽然销售的是文化,但依然是经济活动,得供需平衡才能生存,书店街的没落不应该一味地指责阅读风气低落,这可能是经济生态改变了。

“书店在全国连锁经营之下,以及当前电子商务蓬勃发展的时代,使到原本就不大的中文书市场,以及传统个体书店受到冲击,实体书店的没落或许也是一种必然的趋势。”

惟他认为,这并不表示人们对书的需求不再,只是通路平台改变了。更尤其是,随着人们居住空间变化,大量储存书,也只是图书馆和少数人才能做到,

“电子书也许会逐步取代实体书,那也是“书”的载体随着时代改变了,并不是阅读习惯不再。”

他强调,不需要太悲观地看待一件事,一个行业的没落自有它的时代因素,所谓没落并不是取消,它可能只是一种转移或载体的改变。

不愿祖父老招牌毕业

沈忠友咬紧牙撑下去

槟岛乔治市的畓田仔街,是槟城人所熟悉的书店文具街、棺材街以及现演变为现在的美食街,虽街上的然若干书店仍苦苦挣扎营业,但已不复当年全盛时期,超过15间书店屹立于街道上。

在畓田仔街上经营已有72年之久的儿童世界有限公司书局,至今已经传到第三代传人沈忠友(50岁)手上,为了不让祖父亲手建立起的老招牌在他的手上“毕业”,就算老书局一代比一代难做,也咬紧牙根撑下去。

沈忠友说,儿童世界有限公司是由其祖父沈高标所创办,然后父亲沈康定接手,如今则转由他接手。

“祖父是校长和书法家,而父亲也是老师,退休后在接手祖父的生意,但文人做生意,总是无法赚大钱。”

从1946年开始的儿童世界书局,早期曾经以经营小学参考书为主,也曾涉及唱片行业, 不少当红明星曾到该书局“亮相”及进行宣传。

他说,儿童世界书局在全盛期时,书店内常常人满为患,很多孩子也坐在地上阅读书本,店里的书也常卖到缺货,惟随着时代的改变,书店如今依赖熟客为主,没有他们的支持,老店也无法支撑到今天。

“很多顾客从祖父时代就跟他们买书,也买了2代甚至3代,一些游客10多年前来槟城旅游时来店里买过书,10多年后回来他们回来,也惊叹老店丝毫未变。”

老书店配合时代转型

代理电子书继续求存

老书店逃不过时代巨轮的碾压,配合新时代,老店也趋向转型,以“老招牌,新产品”继续求存。

沈忠友说,先今电子书当道,老店也不能仅依赖售卖儿童书本,必须视乎未来的趋势而作出改变。

“除了门市有丰富的库存让幼儿园随时补货,也必须跟上时代的变化,代理电子书,让孩子们透过下载应用程序在家学习,以替代学生们繁忙的补习时间。”

他笑言,不希望祖父的老招牌在他的手中“毕业”,若情况允许,他希望可以继续经营这个老招牌,让槟城的老故事得以继续。

信息爆炸阅读片段式

複合式书店或成趋势

在资讯发达和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的专注力日益减少,阅读方式也改变许多,以片断式、重点和快速为主,而根据“2018年全球数为报告”中显示大马人一天平均浏览社交网站达3小时,在世界排名第9名。

张丽珠说,当人们在指责现代年轻人为何不爱阅读时,必须先问自己提供了些什幺,而无论书本或报纸,都必须检视其内容有没有东西可以吸引到年轻人去阅读。

另外,随着现今人们对于生活质量的追求越来越高,乔治市除了涌现了琳瑯满目的咖啡馆,複合式的书店也逐渐增多,这或许已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她说,包含咖啡馆的複合式书店已是未来不可避免的趋势,以现实层面来看,单是经营一家书店已不容易。

“现在的消费者要的就是一个配套,而咖啡香和书香恰恰好是一个很好的搭配,所以书店也是必须转型求存。”

关键字: 畓田仔街书香不再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