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中的爱情故事

2020-06-19    收藏386
点击次数:641

今天是情人节,祝各位情人节快乐。在这个特别的节日,史丹福也跟大家分享两个浪漫的医学爱情故事。

爱情的结晶——外科手套

大家知不知道外科手术用的手套原来来自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

故事的主人翁是大名鼎鼎的「近代外科学之父」,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Johns Hopkins Hospital)的创院「四巨头」之一——豪斯泰德(William Stewart Halsted)。

19世纪末,当时的外科手术仍然很粗糙,外科医生相信做手术最重要够快。只有手术够快,才能减轻对病人的伤害。因此在那个时候,大部分的手术都可以在半个小时内完成。但豪斯泰德特立独行,他相信手术不应求快,而是要求精细。

他提出做外科手术时应该轻巧地对待组织,使用锐性剥离,并要小心地止血,保存组织的血液供应。而且手术时要贯彻地使用无菌技巧(aseptic technique)。因此豪斯泰德做手术的时间比当时其他外科医生长很多,但病人的存活率却明显地好。到了今天,豪斯泰德提出的原则已经是外科的金科玉律,每位外科医生都一定会遵从。

医学中的爱情故事Photo Credit: wellcomecollection CC BY 4.0

除此之外,豪斯泰德也首先提出彻底性乳房切除术(radical mastectomy)、新式的腹股沟疝修补(inguinal hernia repair)手术,并改良了胆管、甲状腺、血管等多个领域的外科手术。

豪斯泰德的另一个大贡献就是发明了外科手术用的手套。话说豪斯泰德很注重无菌操作,他提出所有手术人员在彻底地清洁双手后,要再把双手浸在具腐蚀性的氯化汞(mercury bichloride)溶液中。豪斯泰德的助手,护士长汉普顿(Caroline Hampton)对很多医学问题都有兴趣,时常向豪斯泰德请教医学问题。豪斯泰德形容她做事效率出奇地好,与他合作无间。

他留意到汉普顿双手皮肤因时常浸泡在氯化汞中而发炎,于是特意找了橡胶公司设计了橡胶手套去保护她的双手。汉普顿被豪斯泰德的细心所感动,之后二人开始交往,汉普顿最后嫁给豪斯泰德,成了他的妻子。

外科手套这份爱情的结晶,原意只是用来保护医护人员的双手,但豪斯泰德的学生发现如果医护人员使用外科手套做手术,病人得到术后感染的机会也会降低,所以就一直使用至今,成为了外科手术不可或缺的工具。

「情人的骨折」

之后介绍一个以「情人」来命名「浪漫」疾病。话说一双不为世间接受的恋人为了逃避俗世的追捕,只好从高处跳下。跳下时脚跟下地,一阵剧痛,原来是跟骨(calcaneus)骨折了。因为这个原因,医学界就把跟骨骨折称为「情人的骨折」(lover's fracture)。

除了「情人的骨折」,跟骨骨折又被称为「唐璜骨折」(Don Juan fracture)。唐璜是西班牙传说中的风流「情圣」,他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不少女士都被他吸引到。唐璜的形象家传户晓,在不少文学及音乐作品中都有他的蹤影。把跟骨骨折称为「唐璜骨折」,也许是因为他的情人太多,要终日躲避吧?

医学中的爱情故事来源:Radiopaedia
「情人的骨折」病人的足部X光

「情人的骨折」病人的脚跟会有剧痛及肿胀,可能影响站立及行走。医生一般会用足部X光或者电脑扫描来作诊断。在侧面X光中,跟骨的前上及前后切线形成的角度叫做Böhler's angle。正常人的Böhler's angle应该介于20至40度,但如果病人的Böhler's angle小于20度,就很有可能得了骨折。

医学中的爱情故事来源:Radiopaedia
「情人的骨折」病人的Böhler's angle小于20度

至于治疗方面,如果骨折没有影响到关节,可以选择钢钉或石膏固定等较保守的治疗方法。如果骨折影响到关节,就要考虑做手术治疗了,例如使用开放性复位以及骨内固定术(open reduction and internal fixation)的方法。

「情人的骨折」的故事深入人心,但在真实世界中就没有这幺浪漫了。记得史丹福当年在骨科实习,第一位遇见的「情人的骨折」病人是因为在西贡玩跳瀑布,结果脚跟撞到石头而导致骨折。跳瀑布是很危险的活动,大家要小心注意安全啊!

希望各位情人在情人节不须骨折都可以一样可以浪浪漫漫。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资料来源︰

    Osborne MP. William Stewart Halsted: his life and contributions to surgery. The Lancet Oncology. 2007: 8; 256-265.Maskill JD, Bohay DR, Anderson JG. Calcaneus Fractures: A Review Article. Foot and Ankle Clinics. 2005: 10; 463-489.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