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四口二度烧炭自杀‧父亲母亲儿子活‧女儿死

2020-06-14    收藏412
点击次数:334

一家四口二度烧炭自杀‧父亲母亲儿子活‧女儿死(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7日讯)华裔装修承包商面对财务问题,带着妻子、7岁儿子及5岁女儿,一家四口在住家两度企图烧炭自杀,导致小女儿疑吸入过量浓烟致死,其他人则相安无事。之后,倖存的一家三口带着小尸首,试图跳河自杀不遂,再把小死者遗体带回家,一家人“伴尸”5天后,才被上门寻找的友人揭发这起天伦惨剧。这起家庭悲剧于週三早上9时,在灵市名家广场1PJS3/46路一间位于4层楼的店屋被揭发,一家四口住在店屋3楼的一间单位。八打灵再也警区主任阿尊奈迪指出,死者的父亲(五十余岁)于上週三(9月11日)晚上时分,与妻子(三十余岁)、7岁儿子及5岁女儿邱芠(洋名Mabel),在主人房内企图烧炭自杀,但不果,隔天男事主再次携同全家烧炭自杀。“岂料,女童的父母及哥哥在第二次烧炭自杀时没事,而女童却疑吸入过量浓烟而身亡。”友人上门揭发命案他透露,女童的父母是于事发第二天(9月13日)才被父母发现已毙命,但他们却隐瞒实情,并在之后带着女儿尸体,一家四口前往巴生跳河,但却找不到合适的地点,而打消念头,又把女儿尸体带回家。“直到女童身亡的第五天,女童母亲的朋友发现不妥,上门了解情况时,才揭发这起命案。”阿尊奈迪指出,警方在接获投报后,前往现场展开调查,并在其中一间房间的床上发现女童的遗体。他说,女童的父亲是一名装修承包商,但在一个月前已没有接到工程,失业在家,所以面对经济问题。警方前往现场调查时,女童的父母及哥哥都在家,警方在录取女童父母的口供后,当场将他们逮捕调查,并援引刑事法典302条文(谋杀)调查案件。据了解,两夫妇在警方上门时,一直保持沉默,而且木无表情,警方问他们也不怎幺回应。目前,女童遗体已送往马大医药中心太平间进行解剖,以鑒定死因。女童的哥哥则暂时交由亲友照顾。买好电线没勇气上吊男嫌犯在两次烧炭不遂后,买了电线放在家里,尝试吊颈自杀,但却因为没有勇气,而打消念头。阿尊奈迪指出,警方在现场搜获一个炭炉,还搜获一些白色、黑色及青色的电线。警方已把这些证物带会警局调查。屋主与嫌犯少来往他指出,在女童身亡后,父母一直把7岁的儿子留在家中,没让他到学校上课。他透露,案发现场是嫌犯亲人的住家,但都是他们一家四口居住。有关单位的女屋主在案发后,前往现场协助警方录取口供。她透露,这间屋子出租给嫌犯已有7年,向来有交租,但很少来往。男童指妹妹死了揭命案女童的哥哥向上门来找母亲的友人说:“妹妹已死了!”,才揭发这起命案。在店屋单位楼下卖服装的朱先生(40岁)指出,週三早上约8时许,两名与女童同校的学生女家长,上门来了解情况,命案才被揭发。他说,两名妇女与女嫌犯很要好,经常结伴逛街,最近发现女童已多天没上幼儿园,觉得不妥,所以上门找女嫌犯。“女嫌犯起初不愿开门让她们进屋,女童的哥哥却突然走前告诉她们,妹妹已死了,才发现事态严重,即叫女嫌犯开门让她们进来,否则就报警,女嫌犯才开门。”他说,先天性长短脚的女嫌犯,每天都会接载女童和儿子上下学,每次经过他的店前,都会向他微笑,而女嫌犯也会跟他打招呼。邻居曾按铃无人应门住在2楼的一名马来妇女指出,週三早上7时30分,男嫌犯停在地下停车场的轿车挡着邻居的轿车,她协助邻居到嫌犯家按门铃,但却无人应门。她指出,她上週一还看到男嫌犯一家四口,但她于本週一从乡下回来后,就没再见过他们。另外一名邻居说,最近看到女嫌犯好像心事重重,不愿和邻居交流,看到跟她打招呼,才向他们微笑而已。她说,嫌犯的一对儿女开朗可爱,附近居民都很喜欢他们。自杀前问邻居是否闻到烧炭味据一名邻居指出,男嫌犯在家烧炭自杀却“先发制人”,假装问邻居是否有闻到烧炭的味道,还说可能是另一家住户在家烧东西。嫌犯告诉邻居,炭烧味可能是从另一间住家传出,而当时住客已外出,试图要转移邻居的“视线”,免得被邻居揭发他在家烧炭。另一方面,据了解,男嫌犯为免女童遗体发出尸臭味,而全天候把住家的冷气开着。女童品学兼优考第一小死者邱芠生前品学兼优,在幼儿园上半年甚至考获第一名,因此班导师对这名学生的不幸感到愕然和难过不已。据了解,邱芠是在灵市旧区一间幼儿园念书,今年初才从附近另一间幼儿园,转到目前这间幼儿园,而有关幼儿园共有10名5岁学生。班导师受访时表示不清楚邱芠的家长为何办转校,但可能是她的哥哥是在附近小学就读,为了方便家长接载。班导师指出,邱芠在功课上表现很出色,是个活泼开朗的小女孩,在课堂上也常发问,是个好学的孩子,各科目中华文最好,她是在查案官于中午12时许到幼儿园来,她才知道有学生出事了。班导师也说,邱芠的父母每月都会準时缴学费,至于邱芠家里的经济状况,幼儿园也不清楚。班导师指出,学生家庭状况属于私事,因此校方不方便过问。“邱芠的上课时间是週一至週五,每天中午12时15分至下午4时45分,一般上她妈妈都开车载送她。她最近也没有任何异样,与平时一样。”幼园老师致电父母没接听在这之前,班导师因为邱芠缺课多天,曾经多次打电话给其父母,但一直没人接听,没想到却会发生如此惨剧。她指出,邱芠并非第一次缺课,这次却非常久,她曾尝试向家长了解,但不得要领。“她几乎每次缺课会跟7岁正在念小学一年级的哥哥有关,因为每当她哥哥学校没上课,她也没来幼儿园。”她说,邱芠从本月9日就没上课,起初她以为是她哥哥学校正在小六评估考试,哥哥没上课,妹妹也跟着没上课。“可是在上週五,她已经第五天缺课,因此我打电话给她父母,但却没人接,过后电话就转入语音信箱。”她说,接下来连续3天是假期,可是直到週二邱芠还是没来幼儿园,只好尝试再联络她父母,但结果还是一样无人接听,最后她向其他学生家长提起此事,一名家长表示会联络邱芠的父母,相信事件因而揭发。‧2013.09.18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