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世金会计师观点】创业的时候,借钱来验资到底行不行?

2020-06-12    收藏924
点击次数:331

【庄世金会计师观点】创业的时候,借钱来验资到底行不行?

上篇文章有聊到「参与新创公司新一轮的募资,该注意什幺?」,这篇文章来聊聊,台湾社会中小企业特有形态虚增资本的问题。

什幺是虚增资本额?

公司正规的募资程序,是为了要扩大公司的规模、吸引投资人投入资金,以充实公司的营运资金,让公司能依照自己的营运计画,走创造价值的路。

以上是正规的学理概念,我们换换老闆视角来谈谈这件事。假设创业的过程中,可能老闆想要有一家资本额 100 万元的公司,偏偏手头上没有 100 万,这时候怎幺办?正规的做法是,找其他投资人来投资呀!如果没有其他投资人呢?

这个时候恶魔就会出来诱惑您。有些不肖的业者就会跟这个要设立公司的老闆说:「我们有跟金主配合,你只要花一些利息钱,我们就可以配合你,帮你弄好一间资本额 100 万元的公司。」

这样子的情况,我们会称之为虚增资本额,也称为垫资或借资。

虚增了资本额后续不会有麻烦吗?

虚增了资本额,后续当然会有麻烦,而且会很麻烦。

其实,只要做了虚增资本额,你就犯罪了,犯罪的内容不外乎公司法第九条:应收股款股东未实际缴纳罪、中华民国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使公务员登载不实罪、商业会计法第七十一条:伪造帐册及财务报表罪。

【庄世金会计师观点】创业的时候,借钱来验资到底行不行?

正规的资本额增加过程中,投资人会将自己的资金汇入公司的帐户,汇完之后,等同于投资人也拿到自己应得的股权。公司在準备设立增资的过程中,需要定一个基準日等投资人将资金投入之后,製作经济部官方需要的法律文件,例如变更登记表及公司章程等等的文件,并且聘请会计师来做验证资本额的程序,最后将这些法律文件送交登记机关审查,就可以完成公司登记了。

若是虚增资本额呢?不肖业者会先跟负责人取得个人跟公司的银行帐户,然后将资金汇到个人的户头,再利用个人的户头汇到公司的户头,目的就是要将募资的资金,利用个人的名义营造投资的假像,最后登记完成了,再将钱由公司的户头转到个人的户头,最后再转回给金主。

有人会问说,不是有会计师会来验资吗?为什幺公司负责人这种将资金收回的程序无法有效防堵?其实会计师验资目的是确认资金有到位,据以申请公司设立登记或是公司增资登记。

若是股东已经缴纳股款,在完成公司登记之后,负责人再将资金抽走,就涉及董事淘空公司的法律责任,在国家侦查违法的情况来说,只有检查官可以调查这类刑的犯罪,以处置淘空这类型的经济犯罪,且由于可以动公司资金需要是掌控经营权利的经营者,也就是公司的董事才有权利动公司的钱,这时候公司法第九条才会处罚公司的负责人,并课以刑事责任。

虚增资本额会造成社会经济层面多大的影响?

经营者首重诚信,诚信的处理公司事务对经营者来说是很重要的。有些不肖的董事或股东,为了自己的利益,募资一轮数千万的资金后,只是为了让财务报表有增加资本额的效果,却将募资后的资本额,再从公司的户头领回到自己的户头,从而构成公司法第九条第一项任由股东收回登记后之资本额的法律要件,进而该当公司法第九条第一项后段公司负责人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币五十万元以上二百五十万元以下罚金之后果。

虚增资本额会有什幺作用呢?通常虚增资本额会让需要收集公司财务资讯的外部使用者,误判公司的相关营运资讯。例如银行为了借款,会审核公司内部到底股东出了多少钱来做这个生意,若是股东总共出了三亿元做这个生意并且登记成为公司的资本额,而公司的借款只有申请五百万元,银行会认为借款是比较可行的,放贷意愿也会比较高。若是股东总公只有出一千万元的话,公司要申请五百万元的借款,银行可能就需要审慎评估了。

不过,如果公司登记的资本额是三亿,但是其中二亿九千万元是透过虚增资本额来做出来的话,银行有办法评估出这种状况吗?其实有点难的,因为银行可能无法完全掌控公司的资金的进出状况,实际的资金进出状况是公司的经营团队或负责人才会比较清楚。所以若跟虚增资本额的公司进行交易,有时欠款会难以获得偿还。

当你遇到坏人,这时候只有法律问题吗?

若该当上列公司法第九条第一项之股东收回资本额的法律要件,实务上也会探究募资的过程,因为由公务员审核后登记记入公示资料,在网路上公告公示公司增加后的资本额,检查官亦会追究是否该当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的使公务员登载不实之罪,公司本身亦需要将此笔交易登入自己公司的帐册,从而违反商业会计法第七十一条第五款填载不实会计凭证罪。

从而实务上部分不肖记帐士及会计师也发展出金主垫资的模式,让公司方得以用付取少许利息的方式,减少筹措资金的成本,更快速的虚增资本额。

若是站在股东的角度来看的话,公司的大股东或董事虚增资本额,增加自己持股的权利,这笔钱却没有相对应的进到公司的户头给公司作为扩大公司营运规模使用,是会觉得不公平很生气的。而且增资之后,其他股东也相对减少了盈余分配的权利,造成公司其他股东的盈余分配权利获益减少的损害。

负责验资的会计师、出资的公司股东、登记的公务员,都被虚增资本额后淘空公司的董事拐到了

调查局于 106 年 12 月 12 日发布新闻稿,指出:

「该局动员台北市调查处 19 个外勤处站及数百名调查官,全国同步执行查缉五百余家公司,搜索三十余个处所,约谈公司负责人或董事六百余人,包括协助提供验资之金主五十余人及记帐业者或会计师计四十余人,各调查处站将持续循线扩大侦办,以有效防堵假验资手法所衍生经济犯罪问题。

法务部调查局于侦办各类型犯罪案件中,屡发现公司负责人结合记帐业者、会计师或金主,以假验资方式虚增公司资本额后,遂行诈伪募集、美化财报、洗钱、向银行诈贷或用以达到各类工程标案甄选厂商资格等不法,为维护市场交易秩序及公司资本额登记管理之正确性,动员台北市调查处等 19 个外勤处站及数百名调查官发动调查,各调查处站将持续循线扩大侦办,以有效防堵假验资手法所衍生经济犯罪问题。

公司资本实为经济活动及信用之基础,故公司法第九条第一项明定公司应实际将应收之股款收足,且不得于收足股款后,又将股款发还股东或任由股东收回之规定,藉以维持公司资本之巩固,现行实务上,主管机关多仅能就公司提报验资金融帐户及资料等为形式审查,有些公司为达特定目的,常透过会计师、记帐业者或金主,以非股东所投入之资金汇入公司筹备处帐户伪造资本额,俟取得验资证明后,随即领出款项汇还金主,形成三方共犯结构,调查局此次以强力扫蕩方式,期能瓦解集团性犯罪。」

在此议题上,这样子财经秩序的失衡,若是依照民事手段来控制的话,似乎股东们只能依据公司治理的董事忠实义务来制衡节制,但由于证据取得不易,民事手段似无法有效抑制这方面的流弊,若用行政手段来处理的话,又会有行政怠惰的问题,似乎这个议题用刑法来管制财经秩序是目前比较好的选择。

制度摆在那边,一切还是要靠自己

但要根本解决这个问题,还是有赖于民事手段、行政手段及刑法手段,三管齐下来处理,才比较可行。刑法来管制财经秩序,针对的是大量故意的破坏行为,例如上面所说的,金主共犯、不肖记帐业者及会计师,履次犯案大量处理甚至将违法的行为变成一种商业模式,这个是刑法需要处理的问题,因为刑法可以代表国家行使公权利,利用国家机器的力量收集证据作为犯罪侦查的手段方法,以将破坏秩序者绳之以法。

实务上行政机关会定期抽核增资之后,资金使用的情况,是不是有违反公司法第九条,有公司设立登记或公司增资登记后又将股款发还股东的情况,也会要公司提示相关存摺或支付的证明,以审核公司是否将公司的钱用于公司经营的用途,惟这样子的行政管制碍于主管机关的人力不足,是採用抽核的方式进行,并没太大的吓阻虚假资本的作用。

由于犯罪可能不会将相关的证据显露在外,所以政府行政手段的管制势必持续採用,以求外观上皆符合公司治理的要求,若是实质上的要求只能由个案股东以刑事告诉或告发,声请法院选派检查人检查公司财务业务,或是向行政机关检举等手段以吓阻,并于民事可依照当事人的需求而提出损害赔偿,或要求公司淘空者补齐公司款项及损害,以利于经济秩序的维持。

简单来说,股东一切还是要靠自己,投资之后,要持续监督公司的财务运作。

今天先谈到这里,创业家们或创投如果有任何关于公司会计与财务的问题,也都欢迎 来信讨论 喔!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