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放大镜】土地开发失栖息地人与野生动物冲突增

2020-06-12    收藏554
点击次数:514

【一週放大镜】土地开发失栖息地人与野生动物冲突增【一週放大镜】土地开发失栖息地人与野生动物冲突增【一週放大镜】土地开发失栖息地人与野生动物冲突增【一週放大镜】土地开发失栖息地人与野生动物冲突增【一週放大镜】土地开发失栖息地人与野生动物冲突增

随着人口增长,更多土地被开发作为城市发展,而当道路越建越多,人口攀升的同时,森林及动物栖息地逐渐消失,导致了人类和野生动物的冲突增加。

专家指野生动物生存法则里,最基本两大条件是“安全的栖息地”以及“食物”,动物之所以会入侵人类住宅,主要因为他们饿了,需要寻找食物,这是他们基本的生存权利,人们却对此感到厌烦。

要减缓人类与野生动物的冲突,人们必须对动物有更多了解,例如为何动物会入侵家园、餵食动物的后果等,民众必须以更开明态度接受动物目前面临的危机;有了教育,民众对动物就会有更多包容。

森林面积逐渐消失

根据野生动物保护及国家公园局资料,大马半岛在1970至1980年间共有740万公顷森林;1990年至2000年减至620万公顷,而到了2000年至2015年,森林只剩下570万公顷。逐渐消失的森林面积,也加剧野生动物与人类的冲突。

该局官员阿都拉扎威威说,人与野生动物的冲突包括了摧毁农作物与家禽、攻击人类、动物被撞死、被非法捕猎等。

“冲突的发生,大多数是因为失去栖息地、森林分裂、气候变化、土地开发、环境破坏以及废物管理不当等因素所造成。”

路杀问题最为严重

他说,人类与野生动物冲突的现象在近年来有逐渐上升的趋势,其中以“路杀”(Road Kills)问题最为严重,我国在2012年至2017年间共有2444宗野生动物遭路杀。

他说,与人类发生冲突的野生动物,其中以长尾猕猴(61.29%)最多,其次则是山猪(12.19%)、大象(6.64%)、果子狸(5.73%)及豚尾猕猴(4.34%)等等。

他强调,政府有法律遏止人民对野生动物造成伤害,根据2010年野生动物保护法令第716条文,任何人非法贩卖或猎杀受保护动物,罪成将面对罚款不少于10万但不超过50万令吉,以及监禁不超过5年。他说,从2012年至2017年累积的案例来看,国内发生人与野生动物冲突最严重的州属,第一为雪兰莪(8259宗)、第二为柔佛(6274宗)、第三为霹雳(3968宗),而槟城则排名第七,累积案例为2358宗。

张文安:配合政府各部门

也是直落巴巷生态农场业主的张文安说,民众在面对野生动物入侵屋子时常常感到不知所措,甚至不知应联络谁,这就是野生动物保护局与民众缺乏沟通与交流的结果。

“在外国,当发展商在发展住宅区时,都会设计一个‘缓冲地带’给予野生动物,但槟城寸土尺金,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发展商愿意这样做。”

“要减缓冲突问题,除了需要政府各个部门的紧密配合,也应与非政府组织携手合作,而不是各持己见,总是认为自己的方法最好,致使问题最终仍无法解决。”

深入了解动物减缓冲突

槟城食叶眼镜猴计划(Langur Project Penang)发起人叶茹琳说,要减缓人与动物的冲突,人们必须对动物有深一层的了解,例如为何动物会入侵家园,以及餵食动物的后果,还有要定时清理住家周围可以吸引动物的果实等等。

“一般民众不会明白为何动物会来到家园,因此民众必须以更开明的态度来接受动物们目前所面临的危机,有了教育,民众对动物会有更多的包容性。”

她说,动物和人类发生冲突有几种情况,包括:

一、人类对于野生动物出没于住宅区觅食时,所进行的破坏(屋顶及电线)而感到不满。

二、发展而导致栖息地分裂化,迫使动物必须迁移栖息地,而导致过度拥挤的问题。

三、人类出于同情心而餵食野生动物,不仅导致加剧人与动物之间的冲突,更会延伸疾病传播以及改变动物习性而具有侵略性等问题。

她说,许多山边地区的土地都被开发作为屋业发展,增加了野生动物出现在人类住宅的机率,但一般民众却认为被它们打扰而不胜其烦,殊不知这正是因为栖息地消失所致。

LPP拟建树冠连接桥

为了减缓野生动物包括眼镜食叶猴、大黑松鼠、长尾猕猴等动物与人类所发生的冲突,LPP目前在进行槟城道路生态学研究,并计划在路杀死亡率较高以及野生动物过马路移动的热门地点建造“树冠连接桥”(Canopy Crossing Bridge),帮助动物们顺利过路。

叶茹琳说,这项计划将在直落巴巷进行,至于是否能有助于改善并减少野生动物被路杀的情况,需要更多的时间、数据与研究来证明。

LPP目前在公开筹款以进行这项计划,希望筹获1万令吉,任何有兴趣参与的大自然爱好者,可于3月31日前将款项捐至https://www.mystartr.com/projects/langurprojectpenang ,为保育大自然与野生动物献出一份力量。

人们抱持自私态度

从事自然向导(Nature Guide)已有十多年的张文安接受访时说,人类与野生动物冲突的剧增,主要原因是人们缺乏对野生动物的知识以及抱持着自私的态度。

他举例说:“很多人在餵食野生动物时,觉得他们正在施捨或行善,没有进一步思考后果。除了猴子,人们餵食山猪、鱼、鸟类,甚至街道上的野狗等,都会造成动物们改变习性。”

他说,“餵食后就走”的行为是非常不负责任的,野生动物或许因为人们的餵食,可以生存一段时间,但倘若人们不再餵食,这些动物又将何去何从?

“禁止餵食的告示牌并无起到很大的效用,当局应该向国外有经验的单位,包括新加坡、泰国、澳洲等国家学习与取经。”

他说,野生动物生存法则里,最基本的两大条件,就是“安全的栖息地”以及“食物”,动物之所以会侵入住宅,主要因为他们饿了,需要寻找食物,这是他们基本生存权利,但人们却因此感到烦扰。

关键字: 开发失栖息地野生冲突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