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好焦虑,就是他的好生意

2020-06-18    收藏592
点击次数:676

你的好焦虑,就是他的好生意

康文炳,曾任职于报纸、网路、杂誌等类型媒体,着有《编辑七力》。

「不管用户是否使用産品,但是他买了,满足了自己内心的焦虑,就是産品的功能之一;『买了不看』是媒体人的思维,是传播冲动的心理作祟。」

当初读到《罗辑思维》的罗振宇这段话,心脏跳动了一下。罗胖是勇于挑战社会既有认知框架的人,他的论点纵使是错的地方,也常常可以带来一些思考与讨论。

「媒体人思维」、「传播冲动」,无不踩中现代编辑人的痛脚。沟通大师理查.伍尔曼说:「成功的沟通不仅是讯息的传递,更必须让阅听者知之、悦之、记之;除此之外,都不能称为有意义的沟通。」

不考虑读者能不能理解、阅读过程有没有趣味、读后可不可以有所收穫,「买了不看」的产品能算是传播吗?能算是沟通吗?

罗振宇对商业和网路的独到见解,当然对媒体人带来不少启发,但我们实不必把他当同路人,他更多的是像一位广告人或推销员;而无论是广告人或推销员,他们在意的都是成交,而不是沟通。

《罗辑思维》在中国的成功,是社会「知识焦虑」与「名人(崇拜)文化」的内外媒合。罗振宇贩卖「知识焦虑」,就像现代广告人贩卖「肥胖焦虑」一样,以身材姣好的名人代言,而不过问真实效益。

其实,这些「干了几十年媒体人」的罗振宇都知之甚详:「很多人说我们这个産品有点像健身房,健身房办了卡不来很正常,但是并不意味着这个産业不成立。」

备极推崇《罗辑思维》的人,往往恨不能在台湾複製这个商业模式。但这个这幺强烈的愿望这幺久没有被实现,其实就已经说明了,除了人口规模外,两地的社会心理是有落差的──在台湾,「知识焦虑」与「名人文化」已经舒缓许多了,就像出过水痘一样,再被传染的机率也不高了。

但这不表示台湾没有「知识焦虑」与「名人文化」,只要我们看看堆满二手书店仓库的退烧畅销书,大约也可以估算出台湾应该有相当的出版品,是靠着这种消费心态被贩售出去的吧。

在评比文化、竞争思想、功利主义像空气般无所不在的资本社会里,焦虑几乎是现代人难以逃脱的生存本质。从减肥、壮阳,到喝一杯咖啡、读一本书,现代「商品」的功能,多少都在满足这种社会文化塑造出来的「虚假需求」── 每个消费背后都包装了一个救赎的承诺、一个重生的乌托邦。

在出版业,「爱情焦虑」造就了琼瑶,「成就焦虑」造就了商业型週刊,「金钱焦虑」造就了理财类杂誌,「八卦焦虑」造就了休闲刊物,「风格焦虑」造就了文青出版品,「意义焦虑」造成了心灵鸡汤与肉汤。多元的社会追求多元的价值,也就有着多元的焦虑,这是台湾市场与中国市场较不同的地方。

当然,中国社会的「知识焦虑」也只是反映深层结构的表层现象,不管「罗辑思维」利不利用这个「风口」,这现象都是存在的;毕竟,广告人只是社会结构里揣摩上意的弄臣,而推销员也仅是狂热的马前卒。

只是,利用这种社会集体焦虑来贩售商品,却又发自内心的不在意成效,纵使我们不必高调地谈论商业道德,我想,从编辑人的角度,「罗辑思维」也不必太过被吹捧吧。

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是我们无能为力的,但至少我们也不应该视之为理所当然,或堂而皇之,甚至沾沾自喜地,助长这些现象像瘟疫一样四处漫延啊!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